落羽松發綠芽了嗎?

我很想沿著山奔跑,跑過田中小路,跑過熟悉的小火車站,穿過火車路底下的小通道,轉進豐田小村後,去看文史工作室前成排的落羽松.
我想去重慶市場逛逛,快要清明了,梅子就要成熟,再過一兩個禮拜,市場裡會成袋成袋裝著有小絨毛,青青綠綠的小梅子,清明前的梅子適合做脆梅,清明後可以釀紫蘇梅.去年,我沒有做梅子,卻買了十公斤的梅子,熬煮七八個鐘頭做成兩三百公克的梅精.

繼續閱讀 “落羽松發綠芽了嗎?”

許願力量大!嘿咻嘿咻~~(肚臍文喔.)

昨天當我在滴溜滴溜轉的時候,突然又想通了我生命中重要的道理~~
老爺在上知見心理學,裡面總是提到許願的力量,只要你認真地許願,上天一定會應許.我們就常常繞著這個話題轉.我也很同意許願力量大,因為我一直許願要寫好書,要當作家呀,雖然肯納園我真心認為有許多地方可以更好,但也算是有不錯的回饋,我把意外得到的一切都歸功於老天爺的愛護.因為他聽到我的願望了嘛.

繼續閱讀 “許願力量大!嘿咻嘿咻~~(肚臍文喔.)”

所謂”尊重人權”到底是什麼?

說實在的,我不太懂論述,也不愛唸書,所以很多人可以輕易地說:”你什麼都不懂嘛!”可以就這麼簡單地反擊我.但好在,我自認為是個善良而憨直的人,我知道人跟人之間要真心相待,我知道我們要幫助他人.好在,我懂得要關懷弱勢,我知道弱勢的位置跟我們本來就不一樣,所以更要多退幾步,這才是尊重人權.

繼續閱讀 “所謂”尊重人權”到底是什麼?”

{懷舊,草山歲月}文化大學地下校歌

這首校歌,應該是1994年,文化大學美術系事件時流傳的,至少,我是在那裡拿到傳單的.
那年我大二,就遇到這一場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,文大學生運動社團草山學會的紅豆,竟然莫名其妙地成為我的室友,我認識她時,她明明是當代思潮社的社長,宣傳的時候都是說他們是在討論尼采的書呀.我也差點跑去當代思潮社玩,搞半天,原來它的背後是個地下運動社團.
其實,我當年真的不太關心學生運動,我先是加入台灣文化研究社,後來變成書評社社長,又跑去女研社玩,所以如果有文大學運的學長姊或同學們看到本篇有錯誤之處,還請多多指正.不過,我也不打算多說什麼,我只想把文大校歌PO上來而已.畢竟那單薄的一張紙,我好不容易地從大二保存到現在,誰知道會不會有天就真的不見了,還是先PO上來放到網路上比較保險哪.
嘻,文大正版校歌我從來沒完整唱過一次,但這首歌詞我可從來捨不得丟掉呀.大家一起來懷舊吧.(詞曲創作者不明,請指正)

繼續閱讀 “{懷舊,草山歲月}文化大學地下校歌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