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雨,試著讓水波平靜

最近似乎走到一個努力平衡的交界點,可怕的工作將如潮水般襲來,可預知的燃燒夏天,以及分離的秋天,但我竟然在雨天都能保持平靜,聽顧爾德,聽蕭邦,或者隨便到國外的古典音樂電台聽大提琴,在辦公室時,還會故意打開窗,讓雨聲更清晰.心裡會突然有很安寧的感覺.
雖然不知道那種奇異感從何而來,總也是件好事.就像今天畫畫課,竟然畫到超過時間,老師也很有耐心幫我修補尖塔,我也一時興起把畫架背回家,想要繼續畫草畫樹.說真的,心情不好時,就畫粉彩吧,細細地抹出草的痕跡,很有撫慰心靈的感覺.


今年也是好朋友重聚年.其實從去年底開始就如此了,先是迎曦文藝營的朋友在BLOG相認;然後某天,我得知獲獎消息的同一個下午,大學時代彼此宣稱”我們要做無話不說”的朋友,在畢業後我們就失聯了,她突然打電話到辦公室,劈頭就說:”我不要嚇你太多,我是XXX!”原來她是在網路上看文章時,發現我的行蹤.找回她真是一件至為重要的事情,因為在她出現的前幾天,我才在心裡很感慨,大學時代你信誓旦旦會成為重要朋友的人,竟然如此就無聲無息地消失,我們是在什麼時候失去彼此?把彼此找回來的下午,我們馬上歡喜去喝啤酒,在亮亮黃昏的午後散步.雖然我何止失去一個朋友,但能找回一個總是很美好.
又過了兩個月,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,某個無聊的辦公下午,我又接到一通電話,對方才說了:”喂,你猜我是誰?”我馬上猜到是高中年代的好朋友,他都叫我黑貓,我都叫他流氓,那個激昂年代,我們參加幹部研習營認識,營歌還是”我的未來不是夢”咧!!原來他在坐高鐵時,亂翻雜誌找到我!結果我們趁便在他到台北洽公時(人家現在可是資深經理呢,全世界飛來飛去!),而我正在等待一個記者會的空檔,在遠企喝杯咖啡,聽他講講家裡的大小事,包括三個小孩跟他的太太爸爸媽媽姊姊…..
對了,這當中還有在某記者會上碰到國中的班長!話說Tiffany有天早上竟為媒體準備了場鑽石記者會,十一點開始,我還昏昏沉沉,直到看鑽石時,突然醒啦,當我眼睛被鑽石刺到不行時,抬頭一看,ㄟ,站在人群中面對我的,不正是我的國中班長?我去相認時,她竟然搶先衝著我問:”你之前不是在X週刊?還去了哪裡哪裡..”做記者就是這樣啦……別人翻翻版權頁就看到你了XD!
最近的當然就是我的大學同學們,竟然不知道在孤狗什麼,突然冒出頭來!嚇死我!她們讓我想起那些借筆記,作弊,趕報告,翹課的日子啊(…好好好,只有我跟另一個知名不具作弊啦!但是,你們敢說中國書畫史,台灣美術史你們沒有作弊?! ) 但我印象最深刻的,還是大四那年,我們想要考研究所,一起弄了好幾個讀書會,在又老又亂的系辦讀書.最後呢,閺呆跟佩琪考上清大,忠志考上文化榜首.而我..而我..我考到一半就放棄了,實在因為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繼續唸下去..當然也是因為我最想唸的清大沒考上,其他的我根本就白繳錢而已.
無論如何,能夠跟老朋友們遇上,真的很高興.特別高興的是,大家似乎都走上自己預想的道路.(呼~~終於開始本文宗旨~~)
那個大學時代無話不說的朋友,現在除了是快樂的冒險教育老師,還是個快樂木工,大學時她很愛玩肥皂雕刻,現在終於能夠玩真正的木頭!那個十七歲唱著”我的未來不是夢”的男孩,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爸,還不停地說:”有錢要多生點!”看樣子他的年薪也很夢幻了.國中的班長現在是知名時尚雜誌的時尚主編;至於我的大學同學,我相信他們也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.
這幾天我也跟數年未見的表姊吃晚餐.表姊唸新竹女中時,我會騎叫踏車載她,乖寶寶的她鬼叫說:”我們學校規定不能雙載啦!!”她離開新竹後我們也少聯絡了,大學畢業後,她考上高考,最後到外交部工作,被外派到瓜地馬拉一去就是六年.我們兩個講起這幾年的起起落落,都帶著善意與溫暖的微笑:)
我們兩個講到命運很奇妙.人生不管經歷什麼樣的岔路,最後都會走到特定的那個點,有時候,我們會對來到眼前的命運感到抗拒,只想要繞過那個讓我們不順眼的事情,可是不管繞得多遠,都會走上屬於你的,獨一無二的命運之路.但你繞過的每一段路都有意義.
跟表姊道別後,她往捷運西門站方向走,我穿過新公園,搭新店線捷運回家.心裡滿滿的.覺得真好,無論如何,我們都會走上自己的道路.我們人生是由許多許多選擇所交織而成,如密密麻麻的網絡般,我們總是會在做每個微小選擇時,趨近自己的性格,所以我們人生的道路,也會趨向我們所希望的.
而這跟雨天的寧靜又有什麼關係?
因為我已經決定,我要過一個安靜安心又快樂的人生,所以無論在面對哪一個選擇,我都越來越清楚.坦白說,人一旦不再迷惑,心就開了,也就容易開心了.我繼續努力地工作,在別人看不見的小地方也很堅持蹲馬步,若我得到什麼,那是我夠努力而應得,若沒有得到,至少我讓自己心安.能這樣想,很多事都可以釋懷了啊.
另,那天開車時聽聖嚴法師講心經,法師說:”照見五蘊皆空,渡一切苦厄”,常唸這句話,就不會有煩惱,真的有用.煩惱時大家就唸唸吧.

下雨,試著讓水波平靜 有 “ 2 則迴響 ”

  1. 妳的文字很溫暖
    和從前的您(兇.狠.暴.虐)不怎麼太像咧..(逃)
    話說
    大夥兒該怎麼聯絡妳呢?

  2. 凶狠暴虐?唔?我有嗎?我記得我對你很好低吧,我都有”幫忙”你吧!!嘿嘿嘿.
    但我同事都叫我”貓哥”,而不是貓姊耶..XD
    我的mail是:ilovemiakid@yahoo.com.tw

迴響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