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晚上畫畫時,一直好想睡覺,好想睡覺…然後竟提早離開.老爺不在台北,只好自己開車回家,差點睡著,一到家就開始發燒,全身痠痛到很想哭的狀態.趴在沙發上打電話撒嬌,覺得自己很可憐…
明明下午的風跟陽光都很溫暖……..


大半夜起來好幾次喝水尿尿,連翻身都全身痛.還好,燒隨著睡眠慢慢退去.
起床後翻了翻IKEA,想像回花蓮後的日子,洗個很舒服的澡,換上舒服的背心長褲,喝杯桑椹汁,終於舒坦.差不多也該出門採訪了.
頭髮剪得不是我要的樣子,辦公室的位子不是太熱就是太冷,無所謂了,今年夏天就這麼過吧,悶著頭把事情做完,然後等著秋天來.
唯一振奮的是,開始實施一周花兩千元的節約日子.也不知道能撐多久,且戰且走吧.
再不出門,採訪就要遲到了……..

病 有 “ 3 則迴響 ”

  1. 結果今天非常不得已地取消了採訪…
    從做記者到現在,真的很少因為生病而取消採訪啊…
    但總不能一邊冒冷汗一邊打瞌睡一邊採訪吧,
    那應該是更不尊重受訪者..
    嘆…
    而我的兩千元過一周計畫,才三天就破功,
    實在因為覺得自己病了,要吃好一點,
    就跑去無毒的家買了優格(ㄟ?這跟營養無關!!呵呵呵…)
    還有一堆青菜.
    加上回家的計程車錢,恰恰一千大元.嗚.

迴響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