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暫的離開.澳洲獵人谷正在下雨..

小巴士在雪梨往獵人谷的路上奔馳,我跟同行的記者說:”以前當旅遊記者的好處是,你可以短暫的離開,然後再回去.”所有在台灣發生的事情,都必須很明快地斷裂,快刀切斷,飛機跟行程是不等人的.稿子一定要馬上截完,情緒快速轉移,傷心快樂的事情,都很快就結束.每個月都像開始一段新生一樣,生命運轉得很快,也很乾脆.
而飛向天涯,可以讓小世界變得很寬廣,無邊無際.能夠把自己丟進無邊世界,非常幸福.

繼續閱讀 “短暫的離開.澳洲獵人谷正在下雨..”

第一次,聽歌流淚.

說好最後一次貼星光的文,但這首歌無論如何要收藏.這是我第一次聽歌流淚…
兩個禮拜前聽現場,已經讓我心都揪在一起,今晚再聽,竟然流淚.聽完回頭看看老爺,他也流淚了.
難過的不只是為了楊宗緯,而是,聽他唱這首歌,內心最深處的悲傷跟過去,都被翻攪起來……..

繼續閱讀 “第一次,聽歌流淚.”

暫時落幕

對不起,我實在很不習慣這裡有太多我不認識的人,所以暫時把可能有爭議的文給收起來了.
大家請繼續隨意逛逛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