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個書僮似的-帶著好奇上路

每兩個月,我都會去拜訪Y先生,為他每月的專欄做採訪整理.
當初接下這工作,很大的原因是原本負責的同事已經寫了兩年,倦了,身為同組的我自然是無好無壞地接下工作.


但我像個書僮,也更像個尋找知識跟道理的小學生,每次雖然都會擬訪綱,但臨場我就換題目啦,上次我問了關於簡單的道理,以及台灣設計美學的困境.那些都是我紮實遇到,很想了解的東西.
覺得很好.有機會可以這樣靜靜聽前輩講點道理.
今天,我又在擬訪綱了,我很想問Y先生:”如何在混亂世道中,尋找生命永恆的價值.”…但這樣的題目好像太大了點吼?
我放下對雜誌品牌的包袱,很想好好問些根本的問題.唔…我想知道的,也許別人多少會有點興趣吧?帶著正面的好奇上路,不正是作為一個記者,最好的態度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