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暫的離開.澳洲獵人谷正在下雨..

小巴士在雪梨往獵人谷的路上奔馳,我跟同行的記者說:”以前當旅遊記者的好處是,你可以短暫的離開,然後再回去.”所有在台灣發生的事情,都必須很明快地斷裂,快刀切斷,飛機跟行程是不等人的.稿子一定要馬上截完,情緒快速轉移,傷心快樂的事情,都很快就結束.每個月都像開始一段新生一樣,生命運轉得很快,也很乾脆.
而飛向天涯,可以讓小世界變得很寬廣,無邊無際.能夠把自己丟進無邊世界,非常幸福.


在澳洲每天行程總是很趕,還得兼做攝影,其實沒什麼餘裕寫筆記,心卻越來越滿.越安靜,越滿漲情緒.
下午試了兩家酒莊,十隻酒,昏昏沉沉地坐上小巴,看到美麗天光就跳下來拍照.暈暈的,很舒服.回到飯店就昏倒在床上,睡了兩個鐘頭又要試餐,然後繼續喝….五點昏倒,醒來後已經七點,穿好衣服就散步到餐廳,實在吃不下太多,但見到同行的記者還是很高興,比起以前總是跟攝影一起旅行,有更多人同行也很不錯.
然而,好不容易,我可以免費上網,老爺卻在新辦公室忙碌,那邊網路線還沒有接好,他家裡的筆電又壞掉,很無奈,我們今天是講不上話了,只好請朋友告訴他,我很想他,特別是喝醉了時候,更想他.也希望他在身邊一起挑酒.
不過,也沒那麼寂寞.當我站在紅得很燦爛的楓樹下看著天空時,覺得很滿足,能夠看到乾淨的風在葉片間流動,樹葉沙沙響著,白雲在藍天中微笑,我的小宇宙就很圓滿了.
——
此刻,獵人谷開始下雨,晚餐時我們擔心著明天會不會有大雨?葡萄樹不是季節,盡數枯黃,但澳洲的天空很遼闊,藍得很透亮,枯樹與有藍天作伴,所以不孤單.我沒有老爺在身邊,卻有點孤單.
——
…這篇寫得有點顛三倒四,難道是我還在醉嗎?明天還有整天的試酒.小貓加油吧.

「短暫的離開.澳洲獵人谷正在下雨..」有一則迴響

  1. DC
    hi小貓
    我也剛結束一段旅行,從上海回來。
    我想旅行之所以能稱之為旅行、能夠放鬆,
    或許就是因為陌生、初識、不熟悉吧。
    但是這趟回來以後,我已經認識幾個上海的朋友,
    開始整理一些名片、嘗試通著一些不知道將來會不會繼續的信件。
    於是,我有了朋友在上海,
    我與中國,真正有了血肉的關連。
    那是一種奇特的感覺,
    陌生人在旅途中對你釋出善意、撥出時間陪伴你走在這個她們老早走了又走的街道上,只因你是:初來乍到。那許許多多的善意,讓我不知如何回報,或許是因此讓我對上海,有了感情。
    下了機場之後回到媽媽家,
    我在上海認識的人、事、物全都成了自己的語言,
    在那裡我認識了還怯怯生生的上海大學T研究生,
    (她知道她自己叫做T嗎?她會叫她自己作T嗎?)
    口袋裡有了她的MSN
    不知道十年之後,她會不會成為一輩子對同性戀熱情地不得了的人?
    queer nation,
    也是同胞啊!

迴響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