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慾望這件事

無解.


我一點一點的流失了.關於慾望這件事.
今天打電話給吉利安,告訴她,我漸漸失控了.周一下午,陽光大好,我提早回家寫稿.邊開車邊打電話告訴吉利安改變的種種.很不安.
雖然我上周一明明還是快樂的.
這兩天突然想起去年的聖誕願望:只要有一盞燈,一壺茶,一塊蛋糕,一本書,還有老爺在身邊,就是最幸福的事情.
那,今年的願望呢?
我想要賺更多錢,想要搬到民生社區,想要有更利害的書,想要更自由地工作,想要更多更多更多…我想要的,比我擁有的多太多了,我不喜歡這樣的我自己.
漸漸漸漸地,忘記在花蓮生活的美好.漸漸漸漸地,我又變回討厭的在台北的壞脾氣的小貓.
人怎麼可以這麼單純呢?我最近想起在花蓮的自己,開始感到百思不解.

「關於慾望這件事」有一則迴響

迴響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