燉咖哩的夜晚

我需要大量大量的安靜.所以燉了一鍋咖哩.做菜時,心會自然安靜下來,只有湯汁咕嚕咕嚕響著.世界好安靜.
有多久沒有這麼安靜了?


喪假,其實也讓我有機會喘口氣.名正言順地請假,再名正言順地發呆睡覺哭泣.
前陣子就發現該停止,偏偏連請年假的時間都被派去跟王子出差,搞得更累.回來後像要失速般地快速運轉,就快要被離心力狠狠甩出正常世界了,卻意外地失去親人,得了12天的喪假.
奇妙的是,不管失去的是誰,面對死亡,都有很多很多衝擊.我看著外公奶奶的遺像,心裡想著:”我有多少是像你們的呢?””我的人生路,又會怎麼走下去?””你們的一生,又是怎樣的一生呢?”
家族相聚是好的,但多了就累了,很累很累,只有回到”自己的”家裡,才能真的放鬆.
上禮拜連續兩場演講幾乎把我搞瘋,明明心裡是悲傷的,卻要在講台上說說笑笑.明明是疲累的,面對人群還是要微笑.
某天,忍不住跟一群新朋友聚餐,想轉換一下心情,也真的很想見他們.演講完趕到東區,時間甚早,就逛街想把演講費全部花光光,逛遍SOGO沒一件衣服是我喜歡的,連Kokii都沒有,polo也沒有,不是沒有錢,是沒有喜歡的,逛著逛著心很慌,因為大衣被丟在車上,外面又冷了,又嫌自己穿得醜,只好心慌意亂一直逛下去,好不容易才在隔壁買了一件紫色上衣跟襯衫,花了五千元.
聚餐完,大家竟然說要去唱歌,我跟著走到錢櫃,覺得怎麼樣也無法歡唱,心裡壓著很難受,就匆忙道別想逃回家.又發生更慘的事情.本來車子停在善導寺站,只要做兩站捷運或公車就到了,我竟然會上錯捷運,坐上木柵線跑到大安路.又想到老爺沒吃晚餐,就乾脆走到鼎旺想幫他買麻辣豆腐,沒想到火鍋店關了,哼.只好坐計程車到善導寺牽車.一路繼續恍神.
整整一周的恍神,害我開始擔心,演講時,我都講些什麼呢?
今天到公司處理公事,也一直打錯電話,記者會也沒去,實在因為太恍神,很怕自己是跑錯場,偏偏又找不到記者會通知,想想還是留在公司最安全.
傍晚老爺說想吃豬腳,市場沒賣,我乾脆燉了一鍋咖哩.好不容易,從做菜的寧靜中,得到了一些釋放.
最近的狀態像是,幾十年的疲倦,亦或者回台北後一整年的疲倦,狠狠地襲擊,我只想安安靜靜.攤著,久了,也許會好些.
疲倦來襲是好的,它告訴我,小貓,你該休息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