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旅行筆記}當巴士奔馳

很奇妙的是,我跟TW算不上是有深厚時間蘊釀交情的朋友,就算現在,聯絡也是斷斷續續,她在居住城市上線的時間,恰恰是我該睡了的時間。但是我們共同經歷了兩年流浪的生涯,隔桌而坐,總是在馬不停蹄的旅程中互相短暫依靠,互吐苦水。她不在台灣,我也不知該找誰吃午餐。
終究,我們還是先後離開了職場,但是,在很多關鍵時候,我還是深深想起她。旅遊筆記上,總是少不了她的名字。尤其,當我開始失落、迷惘、懷疑的時候,她堅定的腳步,總是支持著我。想念她哈哈大笑的開朗神情。
這次,在荷蘭落地,從荷蘭到法國的巴士上,心不踏實,只好繼續寫信給TW。

繼續閱讀 “{旅行筆記}當巴士奔馳”

泰勞的故鄉,烏汶

前陣子看到台灣爆發泰勞事件,我竟有種說不出話的難過。那天早上給雜誌社的稿子剛交,無法來得及寫泰勞的故鄉,烏汶,於是就再放幾天,總是要寫的。在寫出來之前,我先把三年前的草稿重新整理,只希望讓台灣那些無法感受別人痛苦的人,瞧瞧人家的故鄉,看看我們犯了什麼樣的惡。

繼續閱讀 “泰勞的故鄉,烏汶”

我的狄亞巴克朋友和我的埃及朋友

上一篇寫了恐怖攻擊–美國NY、印尼Bali、英國London、埃及Sharm el-Sheikh、土耳其Istanbul,想起要在狄亞巴克遇到的庫德族少年,以及在埃及Sharm el-Sheikh沙漠上遇到的少女。非常想念沙漠裡炎熱得像要燒起來的天氣,以及他們熱呼呼的友情。哪怕我們在長長的一生,只相處一個下午或晚上。
感謝這些陌生當地人在寂寞旅途中,給我的溫暖。

繼續閱讀 “我的狄亞巴克朋友和我的埃及朋友”